<strong id="mousx"></strong>
  1. 首頁 經濟要聞 政策法規 經濟數據 功能區域 熱點專題 影像北京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專題 > 聚焦新醫改 > 國家醫改
    醫改“十四五”的第一役丨2021年政策脈絡梳理

    2022-01-07 09:15   來源:中國網醫療頻道

      縱觀中國近四十年的社會變遷,改革的春風幾乎攻占了社會經濟每一個關鍵陣地,但有一個久攻不下:醫改。

      在這個關乎14億國民健康的“大賽道”上,中國起步很早,政策頻出。其中,有對問題現狀的重拳抨擊,也有對未來醫療的孕育萌發,但結果始終不如人意。到2018年,國家組織機構改革,隨著國家醫保局、國家衛建委等新一套“領導班子”的橫空出世,醫改才在超級支付方的撬動下,全速邁入新的發展階段。

      一方面,經過3年的試水及疫情的考驗,2021年醫改已形成圍繞國務院為核心主導,國家醫保局、國家衛健委、國家藥監局三足鼎立之勢,分別從采購、支付、監管等層面推動醫院、醫耗產業的高質發展;另一方面,潮水沖刷的方向終將改變河床的方向,醫保作為日趨強大的新增變量,正在打破某些堅硬的坐標系。

      作為十四五的開局之年,復盤2021年醫改脈絡意義重大——近處看,這是一場在打破與重構之間的博弈;遠處看,這孕育著醫耗產業鏈與醫院信息化的新生。

      “醫保購買不僅是當下的值與不值,而是買未來中國醫療的強與不強”。在國家醫保局成立之前,陳金甫對“戰略性購買”的釋義,無疑為帶量采購增添了新的注腳。

      時間回到2018年的12月8日,藥品“4+7”集采試點開標結果出爐,并正式拉開了藥品耗材國家帶量采購的序幕。在此之后的3年時間里,國家帶量采購持續擴圍,已經進行了6次5批藥品和2批高值耗材集采,覆蓋了中國臨床使用最廣、銷售額最高的218種藥物。其中藥品降幅均在50%以上,國產藥品降幅則動輒超90%;節約資金達1500億左右。 同樣,兩次高值耗材集采結果也令人“震驚”。冠脈支架從均價1.3萬元降到了700元左右,今年9月看似較為溫和的關節集采,平均降幅也超過了80%。

      放眼全球都絕無僅有的巨大降幅,讓帶量采購被打上了“唯低價是取”的標簽。

      帶量采購的底層邏輯,是用足夠大的市場規模,換一個相對低廉的市場價格,并通過醫保直接結算等方式,改變當下醫藥、醫耗流通市場不正當的競爭關系?偠灾,通過帶量采購能不能換一個更加健康的醫藥市場環境,更加強大的中國醫藥、醫耗產業才是問題的關鍵。

      在這個視角下,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國家帶量采購對醫耗產業的重塑。集采選種層面,優先選擇國產替代化程度高、臨床使用量大的品種,加速國產替代,助推產業發展。產業機構層面,國家直接采購、保障量的落實,將中標企業從無序的流通環節中釋放出來,節省下的銷售費用將投入到產品研發,促進產業升級,做大做強。

      變革之下,必有陣痛。微利時代,中標企業如何確保降價不降質?未中標企業的生存空間在哪?是否會形成新的行業壟斷?問題諸多,但有一點毋庸置疑,帶量采購要打破的不僅是價格虛高,更是中國醫藥、醫耗產業,大而不強的尷尬現狀。

      “2021年是醫保信息化標準化建設的攻堅之年,要做實做細信息業務編碼貫標,提升醫保數據質量!毕群笳{研30余個省市醫保信息化建設進展的國家醫保局副局長施子海在今年7月全國醫療保障信息化標準化建設培訓班上,為醫保編碼貫標定了調。

      作為醫療器械關鍵信息及流轉追溯的載體,醫保編碼是藥械行業監管、信息采集、數據分析的最終歸口,意義重大。2020年3月,國務院發布醫保級別最高綱領性文件——《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明確提及“高起點推進醫保標準化信息化建設,統一醫療保障業務標準”。

      9個月后,這個被上升到國家級戰略的全國性舉措,步入了發展的“快車道”。主流的聲音認為,醫保編碼貫標的核心在于數據共享,旨在形成跨區域、跨部門、跨層級的醫保信息交換“通用語言”,以有效解決數據鴻溝、信息孤島等管控難題。

      對醫療機構而言,醫保貫標終結了各部門編碼體系的散亂。醫用耗材貫標將有效打通院內不同部門的標準化語言,減少套收、串收等不合規行為,助推藥品、醫用耗材精益化管理,在多個層面助推醫院高質量發展進程。

      對國家管控而言,醫保貫標則徹底打破了醫保信息孤島的局面。這不僅意味著國家對于醫療機構招采、生產、配送、監管、回款等環節管理和監督將進入全新階段,更預示著藥械行業全鏈條由分散走向統一,灰色地帶和行業壁壘將被逐步遏制和打破。

      “醫院管理者應把DRG/DIP改革提升為醫院全局性、方向性、長遠性的核心戰略,并驅動醫院內部全面管理變革”。近日,國家衛健委醫院管理研究所董四平撰文,一語道破了醫院推行DRG/DIP的內核。

      2021年11月26日,國家醫保局發布《DIP/DRG支付方式改革三年行動計劃》,要求在2025年底,DRG/DIP支付方式覆蓋所有符合條件開展住院服務的醫療機構,基本實現病種、醫;鹑采w。12月17日,國家醫保局又發布了《DRG/DIP付費示范點名單的通知》,確定了18個DRG試點城市、12個DIP試點城市及2個綜合(DRG/DIP)示范點。

      政策的密集發布,讓沉寂許久的DRG再次重回業內焦點。自2019年5月確定30個DRG試點城市并給出清晰的時間線,到2020年10月選定71個DIP試點城市,再到“2025年之前DRG占比70%”的十四五規劃,醫保支付改革的每一次發聲過后,關于醫療機構如何落地的探討都此起彼伏。

      此次發布的三年行動計劃,業界普遍認為是對前述政策的延續和銜接,最大區別是將責任落實到了醫療機構,且指標強硬。聚焦到醫院層面,實施DRG/DIP最大的難點在于,不僅要抓好相應的病案質量管理,還要兼顧收入格局改變帶來的巨大成本壓力。

      很長一段時間,藥品耗材都是醫療機構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在DRG/DIP改革逐步深入的當下,醫保支付天花板已現,并倒逼醫療機構將藥品耗材內化為醫院的運營成本。全新規則、全新賽道,均要求醫療機構必須升級現有管理模式,在藥品耗材供應鏈領域尋求新的突破。

      “高質量發展涉及醫院管理的每個點、每個角,只有將各個環節有機鏈接,才能形成線、形成面”。貴州省衛健委公立醫院運營管理專班成員王清華在CHCC2021醫院供應鏈精細化管理論壇上,以財務的視角分享了高質量發展之于醫院管理的落地路徑。

      作為2021年醫療行業關鍵詞TOP1,醫療機構高質量發展的確實現了全面提速和擴面。年初,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審議通過《關于推動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的意見》,為高質量發展劃出了起跑線;10月14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的《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促進行動(2021-2025年)》,則勾勒了明確的落地路徑。

      盡管用5年時間實現“發展方式從規模擴張轉向提質增效,運行模式從粗放管理轉向精細化管理,資源配置從注重物質要素轉向更加注重人才技術要素”三個轉變,對醫療機構來說壓力不小,但縱觀醫改整體主線脈絡,相較于藥耗采購的單兵突進、支付改革的穩步深入,醫療機構的改革進程則相對緩慢、部分體制機制瓶頸難以打破,內部管理短板明顯,加之2020年新冠疫情的突然爆發,醫療機構高質發展已是迫在眉睫。

      實現醫療機構高質量發展的核心其實有兩個,一全面預算管理、二是業務流程管理。全面預算管理要求業財融合、全鏈協同;而業務流程管理的重中之重,則要落腳于醫院供應鏈。

      “新《條例》的最大特點,可概括為四個字:一是‘新’,增加了許多新制度、新機制、新方式;二是‘優’,優化了審評審批程序;三是‘全’,細化完善了醫械質量安全全生命周期的責任;四是‘嚴’,進一步加大了違法違規的懲戒力度!

      在3月26日國新辦舉行的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徐景和對《條例》的解讀,可謂提綱挈領。 拉長時間線來看,我國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最早于2000年1月4日公布,2014年2月第一次修訂,今年3月18日國家藥監局正式發布的《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修訂版本,于2020年12月21日國務院第119次常務會議修訂通過。

      作為行業“憲法”級別的存在,此次新修訂的《條例》與業內人士預測的一樣,關注行業的創新發展及醫療器械的全生命周期追溯。尤其是創新,《條例》釋放了極強的鼓勵信號——明確強調國家制定醫療器械產業規劃和政策,將醫療器械創新納入發展重點,對創新醫療器械予以優先審評審批,支持創新醫械臨床推廣和使用,推動醫械產業高質量發展。

      2019年,中國藥品監督管理研究會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發布《醫療器械藍皮書》,指出中國醫療器械市場已成為全球第二大市場,但這樣的中國醫械市場,大而不強。

      為打破現有產業格局,國家先后出臺了諸多政策組合拳。一方面,通過兩票制積壓行業流通空間,提升行業集中度;通過醫保貫標,肅清行業灰色鏈條。另一方面,通過帶量采購,節省企業銷售成本,促進企業從重銷售向重研發轉型。此次《條例》則從審批流程、規劃產業等方面,直接助推產業做大做強。

      2021年12月29日,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發布《關于深入推廣福建省三明市經驗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實施意見》,全面監測地方各級醫改領導小組學習推廣三明醫改經驗進程。因地制宜學習三明醫改經驗并轉化落地,將成為各地亟待破解的重要課題。

      看三明、學三明,這個吹響整頓藥品流通及寄生環節第一哨的城市,再次于燎原的態勢中,奏響了“十四五”醫改的前奏。

      按照三明的經驗,騰龍換鳥、三醫聯動將是主脈絡,各地醫改將進入全面提速時代,而公立醫院將是名副其實的“主戰場”,且主要體現在兩個層面:一是集采聯動醫療服務價格,帶動醫生薪酬制改革;《通知》明確規定藥品、耗材集采醫保資金結余留用比例。這意味著“醫保資金結余牽動醫療服務價格調整”或將照入現實,集采省下來的錢,大概率會成為醫務人員的薪酬收入。

      二是薪酬制度及醫保支付改革聯動。醫務人員收入從“創收量”到“服務量”,從“處方量”到“結余留用”的轉變,將深刻改變醫院整體運營邏輯。公立醫院將真正進入以價值為導向的,精益運營時代。由此引申而來的,是產業鏈和信息化的新生。

      1、產業創新:從“仿”到“創”、關注產業互聯

      客觀來說,2022年醫械產業格局,幾乎呼之欲出。諸多政策都預示著“創新、做大做強”將是主基調,而政策也會沿襲之前的管控脈絡持續深化——對于充分競爭的產品,政策將不斷壓縮利潤空間。對于高端創新型產品,政策將不斷加大鼓勵甚至優待。與藥品導向一致,下一階段,是醫械產業從“仿”到“創”的新生。

      盡管大方向持續向好,但關于行業的焦慮始終存在!癉RG/DIP推行之后,創新型醫療器械是否不好推進?”是不少醫療器械企業都有的疑問。

      新技術費用高、成本大,在DRG更關注整體治療成本的大前提下,新技術的確存在突破DRG的風險。但問題的實質在于,DRG標準的制定,哪些應該進入分組、哪些不能進入,以浙江為例,其機器人手術就是獨立DRG之外單獨的收費項目。因而如何找到一個既有利于新技術引進又有利于醫?刭M的方式,才是問題的關鍵。

      基于產業鏈的全局視角,也需要醫療器械企業關注。一個人或許可以走的很快,但只有一群人才可以走得更遠。不同于藥品的高度標準化,醫療器械因患者及病癥的不同而呈現出高個性化、定制化的產品特征。因而基于醫院供應鏈需求側與供給側的打通就顯得極為重要,通過臨床使用數據、患者數據的精準反饋,反向推動上游企業持續優化耗材質量,更精準的滿足患者實際需求,推動醫療器械產業的快速升級。

      2、信息化新生:全鏈、全景、全局

      臨床技術是醫院的生死線,而信息化則決定了醫院高質量發展水平的高低與競爭力的強弱。

      對于公立醫院而言,高質量發展的背后,是一道關于醫院供應鏈信息化升級的考題。

      過去醫院在搭建供應鏈時更多的是單點突破,即關注流通商和醫院之間的協同交互、院內醫用物資的流轉與追溯,但供應鏈作為一個鏈條,在現階段的政策環境下,更需要一個全局性、全流程的管理模式。

      所謂全局性、全流程的供應鏈管理模式,可拆解為全場景覆蓋、全鏈條可溯、全周期管控、全業務協同四個詞組,橫向以臨床需求為出發點,基于醫用物資屬性開展差異化管理模式,并通過與國家醫保局編碼庫的數據對接及數據工具,實現醫保編碼的全量貫標、精準對照、智能校驗,確保各類醫用物資從采購到最終結算的全生命周期管控;

      縱向以高效協同為目標,實現招采、供采、業財、數據的高效聯動的同時,將全面預算管控理念通過系統嵌入醫用物資流轉的各關鍵環節,實現事前預警、事中監控、事后評估的良性管控循環。橫縱雙向有機結合,共同為醫院提質、降本、增效的發展目標服務。

     
    首 頁  |  經濟要聞   |  政策法規   |  經濟數據   |  功能區域   |  熱點專題   |  影像北京
    京ICP備08003934號-1
    北京市經濟信息中心 - 網站聲明
    高清女同学巨大乳在线观看

      <strong id="mous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