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mousx"></strong>
  1. 首頁 經濟要聞 政策法規 經濟數據 功能區域 熱點專題 影像北京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專題 > 京津冀一體化 > 建設
    一脈相通的京津冀長城

    2022-07-21 13:49   來源:北京日報

      2022年7月5日,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三地文物局共同簽署《全面加強京津冀長城協同保護利用的聯合協定》,三地將共同推動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建設。京津冀長城從簡單的邊塞防御到完全聯結為一體,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這一系統防御體系在北魏、北齊初見雛形,到明朝萬歷初年戚繼光鎮守薊鎮時達到頂峰。

      1 北朝初建 連綴關塞 沿襲千年

      與想象中的歷史不同,先秦與秦漢時期京津冀地區的長城,都距離燕山較遠。秦代的一段長城位于河北省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北部,從燕北長城向東北方向延伸,而這里距離北京市區的直線距離已經超過280公里,遠在燕山的北面。后來東漢由于國力不如西漢,在北方邊疆的戰線從冀北山地北部內縮到燕山、軍都山一線,但主要是依靠居庸關、厗奚縣(大致在今北京市密云區古北口鎮)、盧龍塞(在今河北省寬城滿族自治縣南部與遷西縣交界的喜峰口、潘家口附近)等關塞組織防御。曹操曾率軍出盧龍塞,擊潰烏桓蹋頓單于與袁氏殘余勢力。

      東漢以后,鮮卑、烏桓等北方游牧民族逐漸內遷到冀北遼西山地與河北平原,在十六國時期慕容部鮮卑曾建立前燕、后燕等政權,這些政權沒有必要在燕山修筑長城。公元4世紀末崛起于河套平原東部、由拓跋部鮮卑建立的北魏,在擊敗后燕之后迅速奪取了河北地區。但由于河北平原還有很多慕容部鮮卑人和漢族豪強大族,這對于北魏統治河北很不利,于是北魏就在國都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的周圍修了一道長城,稱為“畿上塞圍”,東面一段就以居庸關、軍都山為屏障。后來,隨著對河北地區的統治逐漸穩固,北魏又沿燕山一線,經提攜城(即東漢厗奚縣,今密云古北口附近)等地修筑了長城,向東直抵渤海,到達今天河北省的秦皇島市。

      北朝時期,生活在西遼河上游地區的契丹、庫莫奚等逐漸壯大,頻繁襲掠幽州地區。北魏之后的北齊文宣帝高洋采取了攻守兩種手段來抵御契丹等族的襲擾。他通過親征擊敗契丹后,又修筑了東到海濱、綿延數百里的北齊長城。高洋還在這條大體沿燕山修筑的長城沿線險要的25處重地設置了州或軍鎮,以加強防御。高洋大概不會想到,這道長城不僅為北齊的邊防創造了重要價值,還持續為北周、隋朝、唐朝的北方邊疆提供了堅強防御。

      隋煬帝在這道長城的東端設立了榆關,雖然這時的榆關較今天的山海關位置要略偏西南,但仍是控扼遼西走廊的雄關。而在榆關附近,正是曹操“東臨碣石”的碣石山。這反映出東漢到隋唐時期的邊塞與長城體系都在燕山一線,主要用來保衛河北平原農業區免受塞外游牧民族的襲擾。

      2 明朝重筑 數度增建 飽經風霜

      今天我們所見的縈繞于京津冀北部的長城,大部分是明朝所修的。徐達率大軍攻占元大都后著手恢復古長城,作為抵御元朝殘余勢力卷土重來的屏障。隨著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京,親自以最高統治者的身份來鎮守北方邊疆,明朝對燕山一線的長城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增修,而是完全重筑了。在明朝近三個世紀的統治中,長城經歷了幾個階段的增修與重筑。

      第一階段是在“土木之變”以前。徐達在榆關東北主持修建了新的關塞,這就是聞名中外的“天下第一關”山海關,它是北京通向東北地區的一座雄關。不過文人墨客還是喜歡“榆關”這個雅稱,比如清代著名文學家納蘭性德的詞中就有“身向榆關那畔行”的句子,來形容他跟隨康熙帝前往盛京沈陽祭祖的路程。

      明洪武至永樂年間曾對今河北省張家口市內的長城以及居庸關關城進行修繕;宣德元年(1426年)正月,明廷下令修居庸關城樓,并命都督沈清監督工程;同年七月又命都督王彰監督總兵官陳英、都督陳景先及“諸鎮守官并在近軍衛有司”修“自山海(關)、永平(今河北省盧龍縣)、薊州(今天津市薊州區)抵居庸關”一線失修的關隘,要求務必將這些關隘修得堅固完備。

      第二階段主要集中在明朝中后期的嘉靖、隆慶年間!巴聊局儭币院,明朝在北方邊疆的壓力持續增加,而明朝內部由于宦官專權、吏治腐敗等原因,邊防力量也較明朝前期大為削弱。到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甚至發生了蒙古俺答汗突破古北口、兵逼北京城下的“庚戌之變”。嘉靖年間東南沿海的倭寇侵擾活動也更加猖獗,這使得當時的明朝統治者不得不考慮重修北京周邊宣府、薊鎮等地的長城。

      北京西面的大同、宣府一帶長城歷來是明軍防御的重點,因為蒙古騎兵一旦從這里突破,將直接威脅到居庸關及附近的“次邊”長城,而軍都山口海拔落差較大,在居庸關抵御北來的襲擾是很不利的。

      修筑大同、宣府兩鎮長城的事宜主要由翁萬達等人負責!睹魇贰分姓f,翁萬達多次上疏請求明廷修筑兩鎮邊墻,終被嘉靖帝采納。翁萬達在宣府西路的西陽河(即永定河流域上游支流西洋河)、張家口等地修筑了64里邊墻與10座敵臺,甚至改造地形,“斬崖、削坡”50里,用了50多天完成了宣府、大同兩鎮邊墻的修筑工程。也許在翁萬達的工程中,就有與2022年冬奧會場館交相輝映的明朝宣府長城。

      在北京北和東北方向,明嘉靖年間重修長城的規模相對不大,其中較為重要的一次修筑是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王儀修筑九眼樓及周邊邊墻、墩臺,將薊鎮與宣府鎮長城連為一體。到隆慶二年(1568年),薊鎮的督師譚綸、戚繼光“治塞垣,夾垣為臺,高數丈,矢石相及,環薊而臺者三千垣,周二千余里,自是外寇不敢深入!边@次修建的范圍包括今天北京市的八達嶺、司馬臺長城,天津市的古薊鎮長城,河北省的山海關老龍頭、喜峰口等處長城,達到了中國古代長城修筑的頂峰。

      3 北京與長城 三鎮環抱 拱衛京師

      京津冀地區的長城,大部分自修筑之初就肩負著保衛北京地區及廣大華北平原的任務。在五代以前,北京地區是北方邊疆的重鎮;五代以后逐漸發展為封建王朝的國都所在。明朝將燕山、軍都山一線的長城推向了頂峰:除了各地的增修之外,到嘉靖年間,北京由薊鎮、宣府鎮與昌平鎮三個邊鎮所拱衛。

      薊鎮最初設于桃林口(今河北省青龍滿族自治縣),最終遷于三屯營(今河北省遷西縣西),主要控扼北京東北方向的諸多山口。薊鎮總兵在三屯營,明萬歷年間下轄三個副總兵,分別管轄12路要道:東路副總兵管理燕河營、臺頭營、石門寨、山海關4路,中路副總兵管理馬蘭峪、松棚峪、喜峰口、太平寨4路,西路副總兵管理墻子嶺、曹家寨、古北口、石塘嶺4路。萬歷初年戚繼光在薊鎮防守有方,這位抗倭名將的聲威遠播塞外。

      宣府鎮治所在宣府(今河北省張家口市宣化區),主要負責宣府外圍的長城防線,東起北京市延慶區的四海冶,西與大同鎮相接。隨著長城的修筑與邊塞貿易的逐漸開放,宣府西北方向、野狐嶺腳下張家口逐漸崛起,在隨后的幾個世紀里發展成為北京西北方向邊疆軍事與商業重鎮。

      昌平鎮治所在今北京市昌平區,主要負責北京西北方向軍都山、太行山一線的長城防務。今天,這條長城的遺跡在北京靈山附近戛然而止,但從河北省涿鹿縣、蔚縣境內的長城遺址走向來推測,它很可能也是北魏“畿上塞圍”的一段。

      幾個世紀以來,長城飽經滄桑,既見證過封建帝國的繁華盛世,也見證過日寇入侵的屈辱歲月,作為中華民族精神的偉大象征,長城激勵著一代代中華兒女為民族復興而努力奮斗。(作者單位:首都師范大學)

      鏈接

      內外長城在九眼樓交會

      根據文獻記載與考古調查,古長城屹立于今天京津冀三地的北部:外長城由今山西省與內蒙古自治區的交界向東,經過河北省張家口市、北京市延慶區與懷柔區,與位于北京市門頭溝區、昌平區的內長城在九眼樓交會,再向東北延伸而進入密云區,隨后蜿蜒至平谷區,繼續向東經天津市薊州區北部,河北省遵化市、遷西縣、盧龍縣北部,至秦皇島市山海關區渤海之濱為止。這些長城依靠燕山、軍都山等山脈,長期拱衛著華北平原上的北京地區。

     
    首 頁  |  經濟要聞   |  政策法規   |  經濟數據   |  功能區域   |  熱點專題   |  影像北京
    京ICP備08003934號-1
    北京市經濟信息中心 - 網站聲明
    高清女同学巨大乳在线观看

      <strong id="mousx"></strong>